第两千零九十九章机要司

我欲乘风归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最快更新宋缔最新章节!

    包拯知道黑手只有查探之权,其他的绝不会过问,即便是看见危险就在眼前,他们也没有执行的能力,只能把事情通报给负责的官员或上报陛下。

    而皇城司同样只有行动的权利,却无查探之权,他们只能听从陛下的调遣,执行陛下的旨意,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就是黑手和皇城司最大弊端,也是文臣给他们的最大限制,两个特殊的衙门都听命于陛下,都是陛下的辖骑,但权柄不能太重。

    这是文臣们早早就决定下来的事情,限制黑手和皇城司就是限制乱权的可能,这俩个特殊的衙门现在还是对陛下忠心耿耿,但以后呢?

    谁都知道权柄会滋生欲望,把这俩个衙门限制住就是最好的防范手段,也是文臣最为得意的事情。

    皇城司和黑手这两个衙门无一例外的都被文臣所限制,就如同后宫和宦官一样。

    这使得大宋的政治环境更为稳定,也使得文人治国的思想更为妥帖得到保障,而当初限制黑手和皇城司的也有包拯。

    包拯一直为这件事庆幸了许久,他和范仲淹以及其他各部相公对黑手和皇城司的了解实在太多了。

    这俩个衙门其实在官家那里根本就不是为了对付大宋的官员而创建的,皇城司古来有之,这个前身名叫武德司的衙门只是帮助皇帝处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甚至在真宗朝的时候还为真宗皇帝隐藏过皇后刘娥的身份,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事情都让皇城司去做,由此可见皇城司的地位。

    终于黑手完全是官家一手创办,也不是为了大宋国内,而是为了对付外朝。

    黑手的卷宗朝堂上的各部相公不是没看过,所涉及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是对党项,契丹以及周边邻国当年的刺探,渗透行动。

    黑手确实很厉害,他们不光刺杀需要除掉的目标,还能散布谣言,动荡朝堂,渗透,收买,贿赂外朝的官员和要害之人。

    这些手段太过阴损黑暗,包拯等人看过卷宗之后便不寒而栗,这样的黑手若是放在大宋国内会怎样?

    稍稍一想后以范仲淹为首的各部相公便同时达成共识,认定黑手必须要被严厉的监管起来,同时他们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大宋的精锐,若是彻底猜测对大宋的损失也是极大的。

    最终就是限制黑手在大宋国内的行动能力,限制皇城司的情报收集能力,同时杜绝黑手和皇城司之间的互通有无,所有的一切都要以官家或是官家指派的官员从中调度,若有违令者定斩不饶。

    这样一来就如同扒掉了大宋国内特务机构的爪牙,皇城司成为了聋子瞎子,黑手成为了失去爪牙的老虎。

    双方之间唯一能相互配合的办法就是通过官家的旨意。

    而官家的旨意有时却在千里之外!

    包拯第一次对限制黑手这件事产生后悔,眼下既然黑手发现了问题的所在,那就应该既是的处理掉,但他们却没有动手,显然这是在告诉所有的相公,当年他们的决定是错误的…………

    包拯觉得这是在意气用事,以黑手的性格,以蔡伯俙的性格,这件事即便违反定制,也要出手越权干预的。

    既然他们没有这么做,那一定是在发泄当年的怨气。

    这让包拯想起当年蔡伯俙的一句玩笑话:“若是以后遇到急事,我黑手必会束手待毙,看着人家点火焚城也巍然不动!”

    包拯自然而然的把这蔡伯俙的这句话和眼下的情况联系起来,黑手可不就是看着将作监的事情巍然不动吗?

    虽说把消息传递了过来,可他们完全有能力把将作监主簿刘噑给押解到大理寺查办,既然都已经有证据了还怕什么?

    最多会被人参奏一本越权之罪,可这样的罪过和功劳并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马车在路上不断的加速,但即便如此也没有多快的速度,毕竟这里是神都城,就算车夫挑选最偏僻的道路也依旧有不少人在街面上。

    包拯的心情就如同火烧眉毛一般,即便是车夫不断的吆喝,侍卫们不断的呵斥,马车的速度不断的提升他也觉得马车实在太慢了。

    包拯现在很不得立刻冲到将作监的大门口,把那该死的将作监主簿刘噑当众斩首,从黑手得到的消息是,这个刘噑私自进入将作监机要司,在往日里机要司的门都有两道锁,主簿手中有一把钥匙,少监的手中有另一把。

    作为将作监和别的地方不一样,这里的机要自然是非同一般,门锁更是非同寻常,用的不是随处可见的明锁,而是这个时代少见的暗锁。

    明锁再怎么复杂都是有可能被暴力打开的,而暗锁不同,在铁质的大门上用浇筑的方式镶嵌进去的暗锁几乎除了钥匙就没有被打开的可能。

    厚重的铁门除非用撞车,否则便是用大铁锤也无法砸开大门,而刘噑之所以能打开大门乃是因为他有了另一把钥匙,一把属于将作监少监张文达的钥匙。

    将作监机要司的钥匙可不一般,这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比官印还重要,官印丢了最多被贬官罚铜并且传闻天下成为同僚的一个笑话,找到了也就没有什么,可这钥匙丢了便是掉脑袋的罪过。

    张文达的钥匙出现在刘噑的手中,只能说明要么张文达已经死了,要么便是被刘噑偷盗而来…………

    只可惜刘噑并不知道,在大宋的所有要害衙门之地都有黑手的哨探,他们或许是最不起眼的门头,或许是洒扫的劳役,或许是看守的兵丁…………

    刘噑这边进入将作监的机要司,那边黑手的人就把消息传递了出去,同时也殷勤的帮刘噑关好门………………

    当包拯的车驾抵达将作监的时候,刘噑还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被别人给出卖了,机要司中的卷宗很多,虽然分门别类的放好,可想要获取自己所需的文卷还是要寻找好久,何况刘噑要寻找的东西还有很多。

    当他把东西找到,并且藏好在怀中打开门的时候,外面已经被包围的水泄不通,铁甲组成了城墙,刀剑出鞘,弩箭上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