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快去逃命吧

作者:沈画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 www.qb5200.c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沉默持续了几分钟,她才找回思绪。

    手心的汗都是凉的,方朵朵看着眼前的小厮,“你去把萧大福叫过来!不然的话,我一把火烧了这房子!”

    小厮哪敢耽搁啊,狂点头之后,一溜烟小跑着离开。

    这方公子看起来文绉绉的像是个文化人,怎么发起疯来这么吓人!

    又是割脖子又是烧房子的。

    果然是看上王爷的男人……

    小厮将事情原原本本跟萧大福说了,尤其重点强调了方朵朵的原话。

    萧大福不敢耽搁,硬着头皮来到别院。

    轻扣房门,胆战心惊。

    “方公子?您在吗?在的话我就进来了。”萧大福故意多问了句,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然后他挺直腰背,缓缓的推开了房门。

    一眼正对方朵朵。

    漆黑的眼睛,宁静却难掩愤怒,紧抿的唇瓣,性感但彰显不悦。

    这是一场难打的硬仗,萧大福心想,可不得不打。

    萧景玄临走前,特意交代了方朵朵的事情。

    他这把老骨头,不得不从。

    “房门关上。”

    萧大福还在纠结怎么开口,没想到方朵朵率先打破了沉默。

    萧大福立刻转身。

    房门关上后,房间里暗了许多。

    方朵朵坐着,萧大福则站着,双手放到身前,眼观鼻,鼻关心,打定主意不开口的样子。

    “王爷走多久了?”方朵朵道,听起来十分平静的样子。

    萧大福提着一颗心,谨慎回答,“已经三天了,这是第四天。”

    “他去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句话代过,方朵朵冷冷的说。

    “……”萧大福嘴角一抽,磕磕绊绊的说,“这王爷什么心思,我们怎么猜得到……”

    “那你来猜猜我什么心思。”方朵朵微笑的看着他,可她那笑容还不如不笑,惊的萧大福大汗淋漓。

    “方公子什么心思,老奴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的话,那我现在告诉你,我要从这里离开,谁拦着我我就要谁好看!”

    方朵朵斩钉截铁的说道。

    晚上,吃了晚饭,萧大福便侯在一旁,看着方朵朵收拾东西。

    “方公子,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萧大福说道。

    他知道,自己拦不住方朵朵,所以只能由着她去,暗地里偷偷派暗卫跟着,只要保证她的安危便是。

    这也是王爷临走前交代过的,所以萧大福才敢放人。

    方朵朵没什么要收拾的,主要是一些地图。

    她不熟悉祁村在哪里,研究了会线路,便把萧大福赶了出去,她要早点休息了。

    一夜无梦。

    睡醒后,已然天亮。

    方朵朵依旧穿着一身男装,朝镜子里的自己看了眼,干净利落,还算满意,她便拎起包袱出门。

    拉开大门,萧大福在侯着。

    他什么时候来的,方朵朵不清楚。

    不过看到他肩头上的寒霜,心说估计也不少时间了。

    “方公子,您一路小心,务必要安全!这里有两个下属,专门负责护送您的,您让他们两个一起吧!”

    方朵朵想了想,点头同意。

    她可不想在见到萧景玄之前,出了什么事。

    见到她点头,萧大福立刻给他们二人使眼色,二人上前,接过方朵朵的包袱,然后随即上路。

    祁村在大梁的中原地带,距离京城不远不近。

    之所以说不近,是因为中间横亘着一条长长的河。

    而又说不远,则是因为祁村的造船业发达。

    说起来,席煜掌管着水上的所有生意,可以说是河上霸主。

    所以,方朵朵猜测,这次出了事,他应该也会受到不少影响。

    不知道安安怎么样?

    十一月的风,已经寒凉入骨。

    虽然还不至于到寒冬腊月,可长期在风中穿梭,方朵朵的脸还是被割的生疼。

    这简直是遭罪。

    方朵朵趴在马上,暗暗骂道。

    她这次出门,没有选坐马车,而是自己骑马。

    马车虽稳,但骑马更快。

    在不确定萧景玄之前,她一刻都不敢松懈。

    “方公子,我们两个休息好了!”

    耳边传来那两个下属的声音,方朵朵嗯了声,回过神来。

    她胡乱的揉了揉脸,找回来一丝暖和气儿,“好,那咱们出发吧!”

    又赶了差不多一下午的路程,接近晚上的时候,他们到了祁镇。

    祁村是祁镇下面的一个小村子,要想到达祁村,必先要经过祁镇,可眼下,祁镇的城门禁闭,周围无人往来,几乎就像是一座死城。

    这下不仅方朵朵好奇不已,就连一起前来的两个下属都忍不住出声,“怎么大门禁闭?这还不到夜禁的时间吧!”

    方朵朵嗯了声,叫他们其中一个去拍门。

    连连拍了十几下,都没有回应。

    “算了!回来吧!”方朵朵叫他回来,看着眼前的大门,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今天天有点晚,我们就近找地方住下,顺便打探下消息。”

    城门不在规定时间,居然紧紧关闭着,这如果要是让上面知道了,一定饶不了轻的。

    没有哪个当官的,会嫌头上的乌纱帽重。

    所以,顶着被重罚的可能,还要这么做,猜便能猜出一些什么。

    方朵朵踢了踢身下的马儿,看了一眼这个大门,缓慢的转身,驾着马离开。

    他们在距离祁镇有两公里的地方,找到了一排客栈。

    奇怪的是,一排客栈几乎都关门了,只有一家,坚挺着在营业。

    三个人都是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

    这家要是再关门的话,他们就得在外面睡了。

    方朵朵让其中一个上前拍门,里面一个小二迷迷糊糊的把他们请进来,“三位公子,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

    “您三位是要几间房?”

    这回是方朵朵答的,“两间,上好的房。”

    说着,她把大元宝放在桌子上。

    小二惺忪的眼睛,顿时变得又圆又亮,笑嘻嘻的将大元宝接过,说道,“这位公子,您太客气了!您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三个人看着他就差没把元宝贴脸上了,谁也没吱声。

    “先上几个菜,等下有事问你。”方朵朵木了一天的脸上,总算有了起伏,她说完后嘴里抽了抽,起身往房间走。

    晚饭是在她房间吃的。

    三个人坐着,小二站着。

    有了先前那个大元宝撑场面,小二在心里认定,这是条大肥鱼,贵客必须得热情小心招待。

    “小二,”方朵朵吃的差不多了,便放下筷子,“问你几个事呗!”

    小二一听,当即拍拍胸脯,表示,没问题啊!

    方朵朵勾了勾唇,这才进入正题,“你家客栈就挨着祁镇,那想必对祁镇是十分了解的。我就想问问你,祁镇最近这段时间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城门禁闭?”

    小二的脸色,已经变了。

    方朵朵注意到之后,眉头也挑了挑,但该问的问题,还是继续开口。

    “另外,这一排客栈也很奇怪。”

    小二叹了口气,目光中满是哀戚,“客官,不瞒您说,明天之后,我们客栈也不打算开了,老板已经跑路,只剩下我在这里守着。”

    “???”三个人苗苗相觑。

    不知道是因为话已经开口,还是因为夜深人静更容易勾起伤心事,小二继续缓缓说道。

    “这一切说来话长……”

    半个时辰后,小二总算停了下来。

    其实他所说的说来话长,概括一下就一句话,都是被所谓的瘟疫给害得。

    瘟疫是在祁村爆发,短短一周内,听说已经死了不少人。

    从京城里还来了不少大夫,还有从其他地方来的江湖大夫,可是这么多大夫聚到一起,依旧控制不住疫情。

    疫情从祁村蔓延到了周围的村子。

    直到萧景玄到来的时候,已经蔓延到了祁镇。

    还是萧景玄下令,关闭祁镇的城门,直到他再发话,否则不许任何人通行。

    而这一排的客栈,也是因为惧怕,跑的跑,走的走。

    “所以各位客官啊!您要是来祁镇的,我奉劝您三位赶快逃命去吧!这都什么时候了,来这里也纯粹是送死。依我看啊,里面的人凶多吉少。”

    小二临走前,十分诚恳的说道。

    方朵朵的心情不大好。

    她深吸了口气,推开窗户,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夜空,思绪飘到很远。

    时而是萧景玄,时而是萧安安。

    想着想着,眼角眉梢都温柔起来。

    她朝着那个通身黑乎乎的祁镇看去,幻想萧景玄在做什么。

    冷风呼呼的吹,吹的她脸颊生疼。

    同时,也让她更加清醒。

    方朵朵关上窗,转身躺回床上睡觉。

    明天她还要进祁镇。

    不是她逞英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而是因为那个地方,有她的男人。

    她不能让他一个人在那里,更何况,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说明白。

    要亲自问个答案,要亲自听到他的回答,她才能够死心。

    这一晚,方朵朵睡得意外安然。

    三个人照常是吃了早饭,从客栈告别。

    小二在身后哭丧着脸相劝,“我说您三位,干嘛就非得去冒险?里面有多凶险,昨晚我已经很三位说了,您们怎么就这么犟,这么着急送死呢?”

    方朵朵没理他,目光坚定的看着祁镇的大门。

    送死么?

    和萧景玄死在一起,听起来好像也不是太糟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