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 实力碾压虐渣,要出人命的节奏

作者:月初姣姣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极品小神医修真聊天群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 www.qb5200.c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江博爱医院,703号病房

    肖家一家三口都在,张素秋坐在床边,正在安抚哭得像个泪人儿的严知欢。

    而此刻严望川一行人已经抵达住院部,这家医院在南江算不得好的,住院病空荡冷清,一路走来也没碰见几个人,几个值班护士看到他们,以为是来探病的,并未多想。

    “严总,就亮着灯的那间。”小助理指着不远处,他今日也喝了不少酒,灌了几大杯浓茶清醒些,才出来工作。

    严望川手指攥紧材料,大步往前走,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哭声……

    “叔叔阿姨,是我不好,我不该出去乱跑,结果……”严知欢低声抽泣哽咽着。

    “奶奶和叔叔对我都不错,我知道自己之前做了些错事,惹得他们不高兴。”

    “可是今天是叔叔大喜的日子,我也想亲自过去给他们送上一份祝福。”

    ……

    “你别哭了,刚流了孩子,需要静养好好调理身体,你这么哭,伤身啊。”张素秋搂着她,配合她演戏。

    “亲家啊,你们不知道,其实今天一早起来,她身体就不舒服,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还要强撑着去婚礼现场。”

    “说什么一定要亲眼见证她叔结婚,也不枉费他们疼她一场。这孩子啊……”

    “就是太有孝心。”

    张素秋连声叹息,手指不停搓揉着膝盖骨,之前被傅沉踹了一下,膝盖磕在地上,此刻已是一片血淤。

    “严家没给你们请柬。”肖楠站在一侧,面色凝重。

    “叔叔,对不起,我偷拿了你们家的请柬,我就想亲自去给他们送祝福,谁曾想那个阿姨那么心狠,明知道我怀孕了还推我……”

    严知欢哭得声泪俱下,已然哑了嗓子。

    “都是做父母的人,即便欢欢之前和他们母女有些过节,也不用下这种狠手吧……”张素秋附和道。

    ……

    此刻门外的严望川手指拧紧,死死抓着文件。

    被酒水染红的眸子,遍布红血丝,像是燃着一团红莲业火,能把眼前的一切都屠戮殆尽。

    严少臣站在一侧,听得后背发凉,医院本就阴冷,一股寒意从脚边窜上来,若不是亲耳听到,真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如此不要脸的人。

    睁眼说瞎话。

    也太特么不要脸了,他都听不下去了。

    乔望北深吸一口气,强压着怒火。

    “……亲家啊,你可一定要给我们欢欢做主啊,这流掉的可是你们肖家的骨头啊,那女人也太嚣张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能半分面子都不给你们呢。”张素秋添油加醋,故意挑事。

    肖夫人坐在椅子上,脑袋放空,双目颓然,本来结婚就是看在孩子面上,此刻孩子没了,她这心底就像是没了着落般。

    “老肖,事情如果真如她们所说,严家确实欺负人啊。”

    肖楠站在边上,一言不发。

    “整个南江谁都知道欢欢和靖安即将大婚,那女人就是见不得我们好,故意捣乱使唤。”张素秋气得面红耳赤,“她养的那女儿更是不得了,居然都敢打我?”

    “简直无法无天,没教养的死丫头。”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都不是好东西。”

    “妈,你别说了。”严知欢哽着嗓子,哭得声音沙哑。

    张素秋冷笑,“我怎么不能说了,那女人是怎么进严家的,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摆明榨干了前夫,又想来严家捞好处呗。”

    ……

    严少臣余光瞥了眼站在后侧的傅沉。

    今日参加婚礼,他穿得低调肃穆,指尖还在盘着串儿,从他表情上看不出喜怒,只是那双眸子微微眯着,注意到严少臣的注意,偏头冲他笑了下。

    严少臣心头一颤。

    瑟瑟发抖。

    此刻屋内的张素秋已经说到了兴头上,手舞足蹈,十分亢奋,“……她们心思歹毒,明知道欢欢和靖安即将大婚,还故意做出这种事。”

    “即便不为了欢欢,你们也得为那个还没出生就走掉的孩子做主,这件事一定要让他们给个说法。”

    张素秋话音刚落,乔望北抬起一脚,直接踹开门……

    这门本是关上的,“嘭——”一声闷响,没撞开,里面的几人都是被吓得身子心惊胆颤,值班护士也是被吓得身体打了个激灵。

    紧跟着,严望川又补了一觉。

    “嘭——”门被顺势踹开,撞在后侧的门上,“哐当——”一声,吱呀作响。

    接连几声闷响,里面的人都被吓傻了眼。

    严知欢本就是装哭的,被这几下吓得心肝直颤,脸色煞白,抬眼之时,看到走进屋内的几人,心脏吊起来……

    心跳快得即将破表般。

    严望川率先进屋,“要说法是吧,我给你。”

    他声音低哑干燥,身上还带着酒味儿,从床边的母女二人身上一扫而过,赤红的双目,像是着了火。

    扑面而来的戾气,活像要把两人吞噬殆尽般。

    他今日大婚,一身黑色西装,搭配白色衬衣,酒红色的领带,别着精致的领带夹,胸口还别着新郎胸花,神情冷涩乖张。

    只是衬衣上的斑斑红痕,将他衬得乖觉狠戾。

    那可不是红酒渍,分明是干涸的血痕,张素秋呼吸停滞数秒,陡然对上严望川森然的眸子,心悸狂跳。

    自己不过随便推了她一下。

    难不成就流血了?

    这女人这么脆弱吗?

    众人进屋后,原本宽敞的房间瞬时变得非常拥挤。

    值班护士,一看就不对劲,想要进去一探究竟,待傅沉进屋后,跟在后面的十方立刻把门带上。

    “先生,这里是医院,你们可不能胡来。”

    “我们就是来探病的。”十方堵在门口,任是谁都进不去。

    而此刻屋内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严总……”肖楠蹙眉,“您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是想做什么?”

    “自然是给她们一个说法。”严望川眯着眼。

    肖夫人回过神,起身,“我们也正想去找你们,这件事是该给我们一个说法。”

    “你闭嘴。”肖楠自始至终就不同意这门婚事,此刻孩子没了,他一直在考虑婚事要不要继续举行,还是要为此得罪严家。

    他一直在心底权衡利弊。

    “孩子没了,要个说法也不过分吧。”肖夫人这段时间一门心思扑在那个孩子身上,此刻说没了,她整个人如遭雷劈。

    “这件事还能有什么说法,对他们需要这么客气嘛?你们还我外孙!”张素秋压根不知严望川等人已经知道实情,反正有肖家人撑腰,也是不怕的。

    她本就是个泼辣无赖之人,此刻有恃无恐,自然要变本加厉的撒泼耍横。

    直接冲过去,试图拽着严望川讨要个说法。

    严少臣瞧她冲过来,心头一跳,试图伸手拦住他,去被傅沉拽住了胳膊。

    “……”严少臣傻了眼。

    您自己不拦着,你还阻止我劝架?

    这人怎么这么坏啊,生怕不出事,而且他不知傅沉哪里来的力气,自己居然挣脱不得。

    张素秋冲过去,手指还没碰到严望川的衣服,就被他紧紧扣住。

    “对我不客气?”严望川此刻已然盛怒到了极点。

    “现在这么多人,你还想对我动手……”

    张素秋话没说完,众人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严望川力道大的,居然硬生生拗断她的手骨,伴随着尖锐的惨叫声。

    外面等候的几个护士,吓得心肝战栗。

    这里面都在干嘛啊。

    “妈!”严知欢惊叫一声。

    下一秒

    众人都被那声惨叫吓了一跳,还没晃过神,也不知严望川何时抬的脚,张素秋整个身子就像是离弦之箭,飞了出去……

    严少臣瞠目结舌。

    我滴乖乖,今晚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啊。

    ------题外话------

    新的一周,大家别忘了打卡留言呀~

    求一波票票,求各种票票,手中还有票的,记得支持一下月初哈,么么

    **

    三爷这人真的是坏到家了。

    自己不劝架,还阻止别人【捂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