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作者:水千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万古帝尊奥特曼战记极品小神医修真聊天群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 www.qb5200.c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番外一  手忙脚乱的夫夫新鲜育儿生活

    自从把孩子接回家后,李程秀和邵群两口子是彻底忙了起来。

    虽然请了两个保姆和一个奶妈,但是俩人都不喜欢外人在家,所以保姆白天来晚上走。李程秀下了班之后,孩子的吃喝拉撒都是他接手。

    邵群一开始也觉得这小玩意儿挺有意思的,可惜那股新鲜劲儿都没过三天。

    他就闹不明白,还没他小臂长的小东西,怎么就这么能哭,哭起来怎么能这么响。

    邵群本来就挺烦小孩儿的,还好这是李程秀的,他要爱屋及乌地表现一下,要是他自己的,他肯定丢给他姐,他才不伺候呢。

    这天下了班,他本想逮着李程秀和他一起回家,到他办公室一看,人走得比他这个老总还早。

    回家一看,李程秀果然已经抱着孩子满屋子转悠开了。

    为了让孩子别一晚上一晚上地哭,白天就不能让他睡觉,李程秀把他抱怀里一下一下地颠着,直逗得正正嘎嘎笑。

    邵群一看屋里。

    李程秀明显也是刚进家门。要是平时,李程秀早就把自己的东西归整利落,然后必然先是抱着小茶杯热乎一会儿,给它准备吃的,然后系围裙开始做饭了。

    这时候他可以走过去跟他黏糊一会儿,看着他利落地给自己准备晚饭,然后美滋滋地和他一起吃饭。

    可自从有了这个孩子,李程秀进家第一件事儿是直奔孩子,东西往沙发上一扔,茶杯都有些失宠了,做饭更是得先哄够了孩子再说。

    最可气的是,他跟李程秀睡到一张床上快一个星期了,有几次气氛都挺好,他已经预备做点儿什么了,往往开了个头,那小崽子就开始哭,结果什么都做不下去。

    邵群本来就觉得李程秀不够他一个人稀罕的,现在还得跟一个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的小崽子分享,他就憋了一肚子气。

    他颇为不满地往沙发上一坐,嚷嚷开了:“程秀,我饿了。”

    李程秀头都没回:“昨天剩的菜,在冰箱,热一下。”

    邵群那个来气。

    自从这孩子来了,他有一半儿时间吃的是剩饭。李程秀有那做饭的工夫,全拿去给孩子的牛奶测温度了,那一丝不苟的劲头,跟搞科学实验似的。

    他邵群现在在这个家的地位,连条狗都不如,起码那只破狗吃的都是新鲜的。

    李程秀意思是让保姆给他做饭,邵群却不乐意,非要吃他做的,他一门儿心思全在孩子身上,哪还顾得了有手有脚的邵群。

    邵群把身子往沙发上一躺,不说话了,瞪着天花板生闷气。

    好不容易把孩子哄高兴了,把他放婴儿车里,他扒拉着头顶的风铃自己玩儿上了。

    李程秀这才松了口气。

    兴许天下为人父母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他现在上班都心神不宁的,只要注意力一不集中,就开始想儿子。

    儿子给别人照顾,他毕竟是不放心的。但是他又实在不能让自己像个女人一样,辞掉工作在家带孩子,所以下了班之后都是第一时间冲回家,有时候中午时间够用,都要回来看一眼才放心。

    他看着玩儿得很开心的小正正,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正打算休息一下就做饭,回头一看,邵群正躺在沙发上,皱着眉头闭着眼睛,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李程秀悄悄走过去,坐到他旁边,轻声道:“睡了?”

    邵群半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伸出手臂抱住他的腰,嘟囔道:“都饿死了。”

    “我现在去做饭。”说着就要站起来。

    邵群抱着他不撒手,低声道:“有了儿子之后,你都忘了你老公了吧。”

    李程秀噗哧笑了出来:“正正要人照顾,你这么大的人……”

    邵群把头拱进他怀里:“我多大的人,我还是需要你。不一定要你照顾吧,可你也不能把我当透明的呀,自从他来了之后,你正眼都不带看我的。”

    李程秀无奈地摇了摇头:“你都多大了。”

    邵群没说话,突然在他怀里转着脑袋,照着他的腰侧轻轻咬了一下。

    李程秀“呀”了一声,赶紧推开他。

    邵群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把李程秀压在身上,重重地亲了他一口,佯怒地看着他。

    李程秀笑了起来:“快起来,我做饭。”

    邵群悻悻地放开他。

    晚上临睡前,李程秀来来回回看了正正三遍,才安心地进了卧室。

    邵群刚洗完澡,下//身只围了条浴巾,正拿毛巾擦头发,随口问道:“正正睡着了?”。

    李程秀眼睛从他结实健美的上身扫过,心里突兀地跳了一下,他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睡衣:“嗯,睡得很香。”

    邵群走过来,伸出手轻轻地摸着李程秀有些消瘦的脸:“辛苦你了。”

    李程秀轻笑道:“不辛苦。”说完转身进了浴室,放松地站在花洒下,让温热的水冲去他一天的疲惫。

    正洗着,浴室的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李程秀回头一看,邵群正抱胸站在门口,眼睛定定地看着他光//裸的后背。

    李程秀一下子紧张起来,他想要遮,又觉得以两人现在的关系,遮不遮都不对劲儿。

    邵群深邃的双眸隐在迷蒙的雾气后,显得尤其的动人。

    李程秀哑声道:“邵,邵群,你……”

    邵群靠在门框上,眼神在他赤//裸的身体上来回逡巡,眼中的欲//望丝毫不加掩饰。

    “程秀,正正今晚不会再哭了吧。”

    李程秀愣了一下:“啊……应该,不会……”

    正正刚来的时候,习惯了白天睡觉,晚上哭闹。

    邵群的好“性”致被他打断了几回,都快要气昏头了。李程秀也觉得每天大半夜地哭,实在影响人休息,就开始让保姆配合着给正正调时差。

    一般都是白天不让他睡,让他玩儿,晚上累了就不会半夜醒来哭了。

    通过这几天的努力,正正在晚上哭闹的时候明显变少了。邵群迫不及待地想要享受一下没人打扰的两人时光。

    邵群一步步走过来,热辣的眼神停在他的脸上:“那我们今晚是不是没人打扰了。”

    李程秀咽了口口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邵群谨小慎微地装了大半年的大尾巴狼,其中的心酸苦楚不足为外人道也。好不容易哄得李程秀放下警惕,不再抗拒这件事,这时候哪能让他后退,手臂一伸就搂住了他的腰。

    李程秀全身光//溜溜的,邵群直接把他的下//身按在了自己的浴巾上,让他感受自己勃发的欲//望。

    李程秀脸立时烧红了:“我我,洗,洗澡……”

    邵群低头咬着他的耳朵,沿着他侧脸的线条细细地亲吻,一手摸着他光滑的后背:“老实点……你究竟打算折腾我到什么时候,好不容易那小兔崽子睡着了……”邵群一手扯掉自己的浴巾,拿硬热的性//器磨蹭着李程秀的大腿。

    李程秀身子一抖,觉得跟邵群接触的皮肤都跟烧起来一般,烫得吓人。

    邵群饿了太久,用了极大的定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一上来就胡吃海塞,只是激动得搂着李程秀的手臂都在发颤。

    他把李程秀按在墙上,俯身狠狠地堵住他的嘴。

    李程秀被兜头浇着的洗澡水淋得睁不开眼睛,所有的感官都被用来感受邵群火热的亲吻和情//色的抚摸。

    邵群强势地撬开他的牙关,湿滑的舌头尽请地在他口腔内翻搅,李程秀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呻吟,被这热情的吻弄得晕头转向。

    他能感觉到邵群的手已经移到了他的臀上,来回揉捏着。

    邵群的吻更是顺着下巴一路往下,划过他的前胸,肚脐……

    ……

    邵群好不容易等自己休息够了,想再轰轰烈烈地来一趟。

    正翻身要起来的时候,一阵尖锐的哭声突兀地闯进两人的耳膜中。

    两人身子一顿。

    邵群压着李程秀就想继续动。

    本来已经精疲力尽的李程秀却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狠狠推了邵群一把:“正正哭了。”

    邵群咬着牙:“他哭一下能怎么样。”

    李程秀瞪了他一眼:“我去看看。”

    邵群压着他不让他动:“你这时候想走?”

    李程秀着急了:“别胡闹,孩子哭了,放,放开我。”

    邵群哪能放开他,掰着他的大腿就动了起来。

    李程秀气得狠狠捶了他一下:“我要去看看。”

    邵群憋得脸都绿了,可是他一看李程秀的脸色,就知道再不放开他,他该真生气了。

    他没那个胆子惹李程秀生气,万一又一声不响地走了,他找谁哭去。

    邵群憋得再难受,也只能把自己的玩意儿拔了出来,李程秀拽过睡衣披在身上,跌跌撞撞地下了床,往婴儿房走去。

    邵群听着那小兔崽子高亢的哭声,气得都要在床上打滚了。

    他现在特别后悔没答应他姐把孩子给她养。他那时候怕李程秀想孩子,而且这孩子也是他套牢李程秀必要的筹码,他现在后悔的程度比把茶杯送给李程秀还要深。

    邵群不禁悲愤地想,在李程秀心目中,正正排第一,茶杯第二,他只能是小//三。

    偏偏前两个都是他自己给捣鼓出来的,如果说他不后悔,那绝对是撒谎。

    正想着,李程秀的叫声从隔壁传来:“邵群,帮我拿奶瓶。”

    邵群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殷勤地叫了一声:“来了媳妇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