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有力的证据

作者:陪你倒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 www.qb5200.c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关机的提示音。

    林羽又打了一遍,还是关机,他不由有些纳闷,突然想起来现在已经接近中午,米国那边正值深夜,安妮可能已经睡着了。

    林羽耐着性子等到了晚上,再次给安妮打过去,还是关机。

    不对啊,米国那边都白天了吧,怎么还打不通呢?

    “你给谁打电话呢?怎么跟丢了魂儿似得。”江颜看到林羽的样子,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这不是担心郑阿姨嘛。”林羽颇有些无奈道,如果卫功勋坚持不让自己治疗,那郑阿姨恐怕凶多吉少。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问明白安妮抗癌药的事情,证明藏狄安在说谎,可是安妮的电话竟然打不通。

    “医不叩门,道不轻传,你呀,人家都不用你了,还上赶着给人家治病。”江颜翻了个白眼,拿过一贴面膜,“来,我给你敷个面膜,保你这张丑脸容光焕发。”

    “不必了,我不需要。”林羽语气很坚定。

    “听话。”江颜赶紧掰过他的头,小心的将面膜敷到他脸上,“一百多一张呢。”

    “这么贵?”林羽颇有些惊讶,内心无比的感动,“颜姐,你对我太好了,竟然舍得给我贴这么贵的面膜。”

    “那当然了,咱俩跟谁啊。”江颜应道。

    十五分钟后江颜过来帮他把面膜取掉,在他脸上看了看,喃喃道:“这也没过敏啊,怎么那么多人说容易过敏呢。”

    “……”林羽。

    感情江颜拿他当小白鼠了。

    睡觉之前林羽又给安妮打了一遍电话,还是没打通。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再次打了一遍,还是打不通。

    这时薛沁倒是给他打来了电话。

    “家荣,你上午忙吗,不忙的话,我希望你能出席一下我们大厦今天的奠基仪式。”薛沁颇有些兴奋的说道。

    “大厦要开工了啊?”林羽一听也有些激动,连忙答应下来,“好,我一定去。”

    得知林羽要去出席奠基仪式,江颜特地给他找了一套像样的西服,帮他换上,嘱咐道:“奠基仪式完了抓紧回医馆,不许跟薛沁那个小妖精纠缠。”

    “那你亲我一下。”林羽笑眯眯的侧过脸。

    江颜面色微微一红,暗骂了一声,随后在林羽的脸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

    荣沁大厦将建的位置位于新区的一块优质地块,是谢长风亲自跟国土资源局打过招呼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林羽到达现场后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薛沁和一帮公司的领导、职员都在,还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他不认识,应该是工程承包商那边的领导。

    秦朗和大军等保安队人员也在,特种部队出身的人就是不一般,一帮保安一个个腰杆挺得笔直,面色庄严,眼神凌厉的扫视着周围。

    本来薛沁想让林羽发言的,但是林羽不适应这种场合,便拒绝了,让薛沁代替自己。

    薛沁和几个领导相继发完言后,便举行了奠基仪式。

    “这个大厦大概多久能完工?”林羽看了眼远处正在挖掘的地基坑,好奇的冲薛沁问道。

    没等薛沁说话,承包商中的一个领导走过来笑呵呵的说道:“何总,我们建的写字楼属于三十四层以上的超高层,基坑为深基坑,以我们公司的效率,正常情况下建筑完成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但是薛总要求加快速度,所以我便准备了两拨工人,日夜兼程,工期大概能缩短到一年左右。”

    “那效率还真不错,不过图快的同时记得保证工程质量和工人安全。”林羽点点头,嘱咐了一句,现在工地事故不断,安全问题,必须加强防范。

    “那是一定的,您放心吧。”领导模样的男子笑着说道。

    “我没事也会时不时过来监督的。”薛沁笑道。

    中午跟薛沁等人吃过饭后,林羽便迫不及待的回了医馆,再次给安妮打了个电话,仍旧没有打通,林羽急的宛如热锅上的蚂蚁,要知道明天藏狄安请的医生就要过来了,手术一旦进行,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好在晚上安妮终于给他打来了电话,林羽不由长松一口气。

    “何,你终于想起我来了!这么久以来,你还是头一次给我打电话,还一次性打了这么多!你是太想念我了吗?”电话那头的安妮颇有些兴奋。

    “安妮小姐,你终于接电话了!”林羽苦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这两天参加了一个封闭会议,手机被收上去了。”安妮解释道。

    “安妮小姐,我想问一下你们斯坎恩的抗癌药对体质有要求吗?有一些特殊体质的人吃了之后会不会没效果?”林羽来不及跟她寒暄,直入正题。

    “不会的,我们的药经过缜密的临床测试,适用于任何人种、任何体质。”安妮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你为什么问这个?”

    “没什么,就是了解了解。”林羽听到安妮的话,心里不由冷笑一声,看来郑阿姨病情之所以加重,果真是因为藏狄安这个混蛋在捣鬼。

    “安妮,你明天忙吗?我能随时联系到你吗?”林羽想了想,冲安妮询问道。

    “当然可以啊,为了你,我也会保持手机畅通的。”安妮急忙答应了下来,听林羽的语气,似乎遇到了什么事。

    “那谢谢你了,明天我有件事要处理,说不定需要找你帮忙。”林羽感激道。

    “没问题。”安妮答应完语气关切道,“何,你最近好吗,什么时候来米国作客,我一定热情的招待你。”

    “有机会的吧。”林羽笑呵呵说道。

    “好,那我等你,你可一定要来啊。”安妮嘱咐道。

    挂了电话,林羽一看手机上有好几个卫雪凝的未接来电,急忙给她回了过去。

    “臭流氓,你电话为什么打不通啊,我听说那个外国医生已经来了,明天下午就要给我妈动手术了,可怎么办啊。”

    电话那头的卫雪凝急的都要哭了,她自始至终都是站在林羽这边的,自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害怕她妈真的下不了手术台。

    “没事,你别慌,听我说,你妈服用过的斯坎恩生产的抗癌药还有吗?”林羽沉着的问道。

    “有啊,还有好几瓶呢,屁用都没有。”卫雪凝恨恨道。

    “这样,你明天一早,带上所有的药去我的医馆。”林羽嘱咐道,“记住,是所有的,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哦。”卫雪凝虽然不知道林羽要做什么,但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卫雪凝便捧着一袋子药去了回生堂,结果等了两三个小时林羽才来,卫雪凝气不打一处来,怒声道:“你不是让我一早过来吗,你自己为什么不来!”

    “我说是一早,也没说这么早啊。”林羽禁不住笑了笑,这傻丫头心眼儿也太实在了。

    林羽接过她手中的药,急匆匆的进了药房,从每个药瓶里取出一颗药,用钥匙压碎,捻起来在鼻尖闻了闻,发现其中两瓶里的药跟另外三瓶里的不一样,顿时冷笑一声,这个藏狄安果然狗改不了吃屎,为了赚钱,假药都敢卖。

    单凭销售假药这一条,就够他喝一壶的。

    “你在看什么啊?”卫雪凝好奇的问道,对于她这种医学小白而言,自然看不出这两种药的区别。

    “你带手铐了吗?”林羽没回答她,往她腰间看了看。

    “没有啊,带手铐做什么?”卫雪凝不解的问道。

    “回去带上去,一会儿能用到。”林羽笑眯眯的说道。

    等卫雪凝拿了手铐回来后,林羽便带着她去了清海市人民医院。

    此时郑云霞所在的病房内,郑世帆和卫功勋两人都在,低声讨论着下午将要进行的手术事宜。

    “咚咚……”

    门外突然有人敲了两下,随后卫雪凝和林羽便进来了。

    “家荣?”郑世帆看到林羽后颇有些意外,心里有些无奈,这个小何,怎么又来了,都说了不用他治了,还没完没了了。

    卫功勋则是皱了皱眉头,沉着脸,没有说话,显然还在为林羽那天的话生气。

    “卫局,郑总,我知道你们不愿意看到我,但是为了郑阿姨的生命安全,我必须得过来,既然下午才开始手术,你们不介意我现在耽误你们一点时间吧,我接下来说的事情可能会彻底颠覆你们对藏狄安的印象。”

    林羽面色真诚的说道。

    “是啊,爸,舅舅,你们就给他一点时间吧,毕竟他也是为了我妈好。”卫雪凝也赶紧附和道。

    卫功勋和郑世帆互相看了一眼,面色不由缓和了几分,是啊,林羽一次次的固执相劝,出发点也确实是为了郑云霞好。

    “好,小何,那我们就听听你要说什么。”卫功勋背着手,示意林羽可以说了。

    “在这里谈不合适,我们去藏院长的办公室谈吧。”林羽打算当面揭穿藏狄安的丑陋嘴脸。

    “藏院长现在正在跟斯坦恩来的医生开研讨会呢。”郑世帆说道。

    “斯坦恩?请来的医生是斯坦恩的?”林羽听到这话颇有些惊讶。

    “不错啊,就是米国医疗协会的那个斯坦恩,怎么了?”郑世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林羽为什么反应如此强烈。

    “没什么,那一切就更好办了。”林羽嘴角勾起一丝悠然的笑容。

    随后他带着卫功勋、郑世帆和卫雪凝径直到了藏狄安开会的报告厅,林羽直接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何家荣?你来做什么!”

    藏狄安看到林羽后面色陡然一怒。

    会议桌上的一众医生和副院长看到林羽后也不由有些诧异,他们很多人都认识林羽,倒也没有表现的多反感。

    “何家荣?他就是质疑我医术的那个何家荣?!”

    藏狄安旁边一个金发碧眼的大鼻子洋人皱着眉头看了林羽一眼,眼神中颇有些敌意。

    他就是藏狄安特地从斯坦恩请来的知名胃癌专家布莱兹,他在京城居住过一段时间,所以中文说的很不错。

    “不错,就是我,想必你已经对病人进行了细致的检查了吧,在你认为,病人需要做胃切除手术吗?”林羽瞥了他一眼,便猜到他就是被请来的洋医生。

    “当然,病人这种情况,唯一的治疗办法,就是进行胃切除手术!”布莱兹语气笃定道。

    “你水平果然也没高到哪里去。”林羽冷哼一声,“你们只关注病人的癌变部位,却忽略了她是隐性的代谢性疾病患者,一旦开刀,将会造成身体机能代谢紊乱,到时候不等手术做完,病人就会失去生命特征!”

    “一派胡言!”藏狄安冷声道,“是不是代谢性疾病患者,我们医院会检查不出来吗?你没有任何证据,单凭把了下脉,就说卫夫人是代谢性疾病患者?简直是笑话!”

    “藏院长,不要跟他争论了,我不想看到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把他赶出去吧!”

    布雷兹摇了摇头,懒得跟一个中医医生争论,在他眼里,他们精密的仪器得出的结果,比一个中医医生随便摸摸手腕得出的结论要精准的多的多。

    “赶我出去?就是你们副会长安妮在这里,她也不敢跟我说这种话!”林羽冷冷道。

    “你认识我们副会长?”

    布雷兹说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转头看向藏院长,笑道:“藏院长,这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一个乡巴佬儿竟然说认识我们副会长?”

    林羽连他都不认识,又怎么可能会认识他们副会长。

    “不好意思,布莱兹,让你见笑了,我们华夏中医确实都有个爱吹牛的毛病。”藏狄安陪着笑附和了一句,看向林羽的眼中满是嘲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